鱼C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09|回复: 2

[吹水] 第二章 - 夜莺与玫瑰

[复制链接]
最佳答案
172 
发表于 2018-5-16 17:49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加入鱼C,享用更多服务吧^_^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不二如是 于 2018-5-16 17:49 编辑

序言传送门
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        “她说过的,只要我能送给她一朵红玫瑰,她就愿意与我跳舞。”一位年轻的学生大声说道,“可是,在我的花园里,连一朵红玫瑰也没有啊。”

        这些话被筑巢在橡树上的夜莺听去了,她从绿叶丛中探出头来,四处张望着,显得很惊讶。

        “我的花园里竟然都找不出一朵红玫瑰,”年轻的学生哭着说,他那双明亮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。“唉,真想不到我的幸福竟依赖在这么细小的东西上!我读过了智者们写的所有文章,知识的一切奥秘也都装在了我的头脑里,然而,就因为缺少这么一小朵红玫瑰花儿,我却要从此痛苦地生活了。”

        “眼下,总算有一位真心钟情的恋人了,”夜莺对自己说,“虽然我不认识他,但我会每夜每夜地为他歌唱,我还会整晚整晚地把他的故事讲给夜空里的每一颗星星听。现在我总算能见到他了,他的头发,黑得像盛开的风信子花,他的嘴唇,就像他向往的玫瑰那样娇艳鲜红。但是感情的折磨使他脸色苍白如象牙,忧伤的印痕也悄悄攀上了他的眉梢。”

        “王子明天晚上就要举办舞会了,”年轻的学生喃喃自语地说,“我爱的那个女孩到时候也会去的。假如我可以送她一朵红玫瑰,她就会伴我跳舞到天明;假如我可以送她一朵红玫瑰,我就能搂着她那纤纤细腰,她也会把头靠在我的肩上,她的手会捏在我的手心里。可是我的花园里却没有红玫瑰,我也只能孤零零地坐在那角落,眼睁睁地看着她从身旁经过。她不会注意到我,我的心真要碎了。”

        “这的确是位真心钟情的恋人,”夜莺说,“我每日歌唱的,正是他所遭受的苦,而在我所谓快乐的东西,对他却成了痛苦。爱情,真是件奇妙无比的事情,它比绿宝石更珍贵,比猫眼石更稀奇。用再多再好的珠宝都换不来,它是市场上买不到的、是从商人那儿购不来的、更无法用金银来衡量它到底是多么难能可贵。”

        “乐师们会坐进他们的演奏席里,”年轻的学生继续说,“弹奏起他们的弦乐器。我心爱的人啊,也将在竖琴和小提琴的音乐旋律里把那翩翩的裙摆摇起。她会跳得那样轻松欢快,脚尖轻踏出徐缓的节拍,脚跟离地。那些身着华服的臣仆们啊,一定会将她拥在人群里。然而,她是不会同我跳舞的,因为我没有红色的玫瑰献给她作邀请礼。”于是他扑倒在草地上,双手捂着脸,放声痛哭起来。

        “他为什么哭呢?”一条绿色的小蜥蜴翘起高高的细长尾巴从他身旁一穿而过,他这样问道。

        “是啊,究竟为什么呢?”一只蝴蝶说,她正追着一缕阳光在空中扬翅漫舞。

        “是啊,究竟为什么呢?”一朵小雏菊用她那轻细的声音对自己的邻居小声说道。

        “他是在为一朵红玫瑰哭泣。”夜莺宣布道。

        “只是为了一朵红玫瑰吗?”他们叫了起来。“呵呵,这可真是好笑!”小蜥蜴抢先说道,他从来就喜欢嘲讽别人,这次,也忍不住先笑了出来。

        只有夜莺能理解学生忧伤的原因是为了无价的爱情。小夜莺默默地立在她的橡树上,想象着这神秘莫测的爱情。

        突然,她伸开自己那对棕色的翅膀,飞冲进云里。她像个影子似的,飞过了小树林,又像个影子似的,飞越了大花园。

        直到在一块草地中央,看见了那棵美丽的玫瑰树,寻见那棵树后,小夜莺立刻朝它飞扑过去,急匆匆地落在一根小枝上。朝它飞扑过去,急匆匆地落在一根小枝上。

        “请给我一朵红玫瑰,”她高声喊道,“我会为你唱这世上最清甜的歌。”

        可是玫瑰树摇了摇头。

        “对不起,我的玫瑰是白色的,”他回答说,“白得就像海里翻滚的浪花沫,白得超过山顶皑皑的银装素裹。但你可以试着去找我那长在古日晷仪旁的好兄弟,或许它开出的花朵可以满足你。”

        于是夜莺就顺着指点,朝那棵生长在古日晷仪旁的玫瑰树飞去了。

        “请给我一朵红玫瑰,”她再次高声请求道,“我会为你唱这世上最清甜的歌。”

        可这棵树儿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       “对不起,我的玫瑰是黄色的,”他回答说,“黄得就像坐在琥珀宝座上的美人鱼的长发,黄得超过拿着镰刀的割草人来之前,在草地上盛开的水仙花。但你可以试着去找我那长在学生窗下的兄弟,或许它能提供你需要的东西。”

        于是,夜莺听从了黄玫瑰的指点,朝那棵生长在学生窗下的玫瑰树飞去了。

        “请给我一朵红玫瑰,”她又一次高声请求道,“我会为你唱这世上最清甜的歌。”

        可是,树儿依然摇了摇头。

        “对不起,我的玫瑰倒是红色的,”他回答说,“红得就像鸽子的脚,红得超过了海底洞穴里摇摆的大珊瑚礁。可惜寒冬已经冻结了我的血管,霜雪已经摧残了我的花苞,风暴已经吹折了我的枝条,今年,我无法再开出红玫瑰花儿了。”

        “我只要一朵红玫瑰,”夜莺大声叫道,“就只要一朵红玫瑰!难道真的没有办法让我得到吗?”

        “倒是有一个办法,”树儿回答说,“但实在太可怕了,我都不敢对你说。”

        “请您告诉我,”夜莺说,“无论如何,我不怕。”

        “如果你想要一朵红玫瑰,”树儿指点道,“那你就必须借助月光用音乐来造出它,并且要用你胸中的鲜血来染红它。你一定要用你的胸膛顶住我的一根刺来为我歌唱。你要为我唱上整整一个晚上,那根刺一定要穿透你的胸膛,你的鲜血,也一定要流进我的血管,并变成我的血浆。”

        “要用死亡来交换一朵红玫瑰,这样的代价实在太大了,”夜莺大声叫道,“生命对每一个人都是异常宝贵的。坐在绿树上遥望太阳,太阳驾着他的金色马车;仰看月亮,月亮驾着她的珍珠马车,是一件多幸福的事呀。山楂散发出阵阵幽香,躲藏在山谷里的风铃草,还有盛开在山头上的石楠花也是香香的。可是,爱情胜过了生命,再说鸟的心又怎么比得过人的心?”

        于是,夜莺便张开自己棕色的翅膀再一次的冲进云里。她像影子似的飞过大花园,又像影子似的穿越了小树林。

        年轻的学生依然躺在草地上,就像她离开时的那个情景,泪水,也依然充盈在他那双美丽的眼睛里。

        “快乐起来吧,”夜莺大声说,“你要快乐起来啊,你就要得到你的红玫瑰了。我会在月光下用音乐把它栽成,献出我胸中的热血将它染得鲜红。唯一要求你为我做的就只有一件事,就是你要做一个真心钟情的恋人,因为,尽管哲学是聪明的,然而爱情总比它更聪明,因为不管权力是多么的伟大,可是爱情比它更伟大。是火焰,映红了爱情的翅膀,使他的身躯像火焰一样。还有,还有他的嘴唇像蜜一样甜,他的气息跟乳香一样芬芳。”

        学生从草地上抬头仰望,还不时侧耳倾听声响,可是,他不懂夜莺在对他讲些什么,因为他总是以为,那些重要的东西只会写在书本上。

        可是橡树心里是明白的,他表现得很忧伤,因为他十分喜爱这只在自己树枝上做巢的小夜莺。

        “小夜莺,给我唱最后一支歌吧,”橡树轻轻地要求道,“你这一走啊,我会十分孤单感伤。”

        于是,夜莺给橡树唱起了歌,她的声音清澈得就像是银罐子里沸腾的泉水一样。

        等她的歌声一停,学生便从草地上站起来,从他的口袋中拿出一册笔记本和一支铅笔。

        “她的样子真好看,”他对自己说,说着就穿过小树林走开了——“这是不能否认的,但是她会有情感吗?我想,她恐怕没有。事实上,她像大多数艺术家一样,只讲究形式上的玩意儿,却没有一点诚意。她是不会为别人做出牺牲的。她只关注音乐,人人都知道艺术是自私的。不过我不能不承认她的歌声里是有些美丽的调子。只可惜这些对别人没有一点儿意义,也没有任何实际的好处。”他走进屋子,躺在自己那张简陋的小床上,又想起他那心爱的姑娘,不一会儿,就进入了梦乡。

        等到月亮高高挂上了天际,夜莺就朝着玫瑰树的方向飞了过去,用自己小小的胸膛顶住玫瑰花刺。她任凭花刺扎破胸膛,忍痛为那男孩整晚整晚地歌唱,就连一向清冷的月亮也禁不住俯下身来倾听这曼妙的绝响。整整一夜,她唱个不停,刺在她的胸口上越扎越深,她身上的鲜血眼看着就快要流光了。

        她一开场就赞美少男少女心中萌发的爱情,在玫瑰树最高的枝头上,一朵异常娇艳的玫瑰悄悄绽放,小夜莺把歌儿一首接着一首地唱响,花瓣,也随着歌声一片一片地绽放。起初,花儿是乳白色的,白得就像悬在河上的薄雾,白得如同清晨的足履,白得又好似黎明的翅膀。在最高的枝头上盛开出的那朵玫瑰花,就像一朵在银镜中映出的玫瑰花影,又像一朵在水池里照出的玫瑰花影。

        可是呢,玫瑰树大声叫夜莺把刺更紧更深地顶进胸膛。“再顶紧些,小夜莺,”玫瑰树大声叫着,“不然红玫瑰还没有完成,天就要亮了。”

        于是,夜莺把刺抵得更紧了,她的歌声也越来越响亮,因为,她正歌唱着一对成年男女心里迸发的激情。

        终于,一层淡淡的红晕渗进了玫瑰花瓣,就跟新郎亲吻新娘时脸庞泛起的红霞一样。可是,花刺还没有抵进小夜莺的心脏,所以玫瑰的芯依然是白色的,因为只有夜莺心里的血才能染红玫瑰的花芯。

        这时,玫瑰树又大声催促夜莺顶得更紧些,“再紧些,小夜莺,”树儿高声喊着,“不然,玫瑰还没完成天就要亮了。”

        于是,夜莺就把玫瑰刺顶得更紧了,直到穿透自己的心脏,一阵剧痛迅速袭遍了她的全身。痛得愈发刺骨愈发真切,歌声便愈发高亢愈发激烈,因为她歌唱着涅槃中化出的爱,歌唱着在墓里亦不朽的情。

        最后,这朵非比寻常的玫瑰终于被染上了赤红的颜色,仿佛东方天际的彩霞。花瓣外圈已然是深红的了,然而花芯更红得好似一块剔透的宝石。

        可是夜莺的歌声却越来越弱了,她的那对小翅膀开始扑腾起来,一层迷雾覆上了她的双目。她的歌声变得愈发弱了,她觉得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。

        于是,夜莺献出了最后一曲绝唱。明月听着这歌声,居然顾不上晨昏,只愿做那空中徘徊不归的圆轮。红玫瑰听到这歌声,更是欣喜欢腾,张开了所有花瓣迎接凉凉的清晨。回音把她的歌声,带到自己山里的紫色洞中,唤醒还在美梦里酣睡着的小牧童。接着,这歌声又荡过河畔的芦苇丛,芦苇又把这天籁传给了大海。

        “快看哪,快看看!”玫瑰树喊了起来,“红玫瑰已长好啦。”可是,夜莺却没有回答,因为,她已经倒在长长的草丛中,再也不能为我们歌唱了,那根带血的玫瑰花刺依然扎在她的胸口。
到了中午,那个年轻的学生打开窗户朝外看去。


        “哈,瞧我多走运哪!”他大声嚷嚷着,“这儿竟有一朵红玫瑰!这样的玫瑰我一生也不曾见过。它太美了,我敢说,它有一长串完整的拉丁名字。”他俯下身去把花从窗外摘了进来。
随即,他又戴上帽子,拿起这朵娇艳异常的红玫瑰,朝教授家飞奔过去。

        教授的女儿正坐在门口的纺车上,手里纺着蓝色的丝线,一只小狗,躺在她的脚边。

        “你说过的,只要我送你一朵红玫瑰,你就愿意同我一起跳舞,”学生高声说道,“你看,这可是世上最红的一朵玫瑰。你今天晚上就把它戴在胸口离心脏最近的地方,我们一块儿跳舞的时候,它会告诉你我是多么真心实意地爱着你。”

        可是少女却皱起了眉头,显出一丝为难。

        “我担心它和我的衣服不配,”她回应道,“而且……御前大臣的侄子已经送了我一些珍贵的珠宝,人人都知道珠宝比鲜花更耀眼、更值钱。”

        “什么!我不得不说,你真是个忘恩负义的人!”学生愤怒地把那朵红玫瑰随手扔到大街上,玫瑰又不巧掉进沟里,一辆马车从它身上碾了过去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“忘恩负义?”那女孩说道,“我实话告诉你吧,你太没有教养了。何况,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?不过就是个穷学生。哼,我敢说你绝不会有御前大臣的侄儿那样的气派,连靴子上都钉着银扣子。”说完,她就从椅子上站起来,头也不回地朝屋里走去。

        “爱情是多愚蠢的东西啊!”学生一边走,一边嘀咕着,“它不及逻辑的一半管用,因为它什么都证明不了。而且,它不但总告诉人们一些不会发生的事,又总是教人相信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。说真的,它一点儿也不实用。在我们这年头啊,一切都要讲求实际。我还是回到哲学里去,埋头钻研形而上的东西吧。”

        于是,他便躲进了自己的房间,搬出布满尘土的大书,开始研读。





吹水

爱情总是“想象很美好,现实很骨感”。

在文章中,主要出现的对象有四位:
青年学生、教授的女儿、为爱情付出一切的夜莺、以及那树今年不能开花的玫瑰树。


故事的开头,是这位青年学生渴求红玫瑰的场景,他是那样的无助,那样是声嘶力竭。

他所期盼着的爱情,只需要一朵红玫瑰就能够获得。

但是没有,所有的地方都没有,这一朵红玫瑰就成了那条宽广的银河,他在这头,他的爱人在那头。

这个青年时如此的绝望,他声泪俱下的哭泣声,让夜莺对他的爱情动容。

后来,男主人公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玫瑰,他并不知道这代表着一个生命的逝去。

只是兴奋着即将到来的舞会和等待着他的爱人。

一切似乎都是如此的完美,但是黑童话之所以称之为黑童话。

就是因为:
游客,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





如果有触动,别忘了评分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这位鱼油,如果喜欢王尔德,请订阅 专辑☞传送门)(不喜欢更要订阅

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:

最佳答案
215 
发表于 2018-5-16 18:28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哈哈,昨天才说这个~
最佳答案
172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16 18:31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小甲鱼 发表于 2018-5-16 18:28
哈哈,昨天才说这个~


冥冥中的量子牵绕~
*滑块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小甲鱼强烈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鱼C工作室 ( 粤ICP备18085999号 )

GMT+8, 2018-7-20 13:02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